教师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学院概况 >学院动态
学院动态
【思想·声音】技术创新驱动出版业深层变革——英出版集团专家解读行业发展趋势
发布于:2018-03-28 10:00:11

3月20日,由英国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团(以下简称“泰勒”)主办的2018年期刊编辑圆桌会议在北京召开。泰勒全球出版总监莱昂·赫瓦德-米尔斯(Leon Heward-Mills)表示,随着技术更新速度的不断加快,出版行业将面临新一轮技术革命。他预测,从2018年到2020年,驱动出版业变革的关键因素包括:数字技术、网络与共享经济、科研诚信以及学术资源公开等,同时出版业的中心将逐渐从欧洲向亚洲转移。赫瓦德-米尔斯和泰勒亚太区期刊编辑总监琳赛·迪克森(Lyndsey Dixon)就新时代出版行业的发展与挑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人工智能在出版行业应用前景广阔

《中国社会科学报》:面对多样化的读者群体,泰勒如何捕捉用户阅读兴趣点,并提供精准服务?

赫瓦德-米尔斯:自动化程度的提高推动了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一方面,泰勒利用技术追踪读者兴趣点,发现阅读趋势,例如,深入研究读者从一篇文章的链接转到另一篇文章的规律、追踪读者每篇文章的阅读时间。另一方面,泰勒依赖来自不同学科背景、经验丰富的编委会以及编辑,挖掘跨学科的新领域、新话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泰勒是如何利用新技术提高文章的传播力与影响力的?您认为人工智能等技术将如何改变出版行业的未来?

赫瓦德-米尔斯:人工智能技术已在出版行业应用,如自然语言处理、翻译技术、机器学习与数据挖掘以及大数据分析等。再如,阅读习惯的研究工具之一Wizdom.ai项目,该项目可以帮助泰勒发掘热点话题,开拓新读者群体。未来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发现新评审方式、发掘研究趋势、增进研究者之间的互联互通、监测数据伪造与学术不端行为,乃至利用计算机独立进行同行评议都并非不可想象。

人工智能技术未来将更具有吸引力。人工智能技术所提供的数据、网络是动态可操作的,即使在当下,其应用价值也十分可观。例如,随着机器学习技术的发展,机器翻译质量将有所提升,翻译成本下降,这有助于打破学术交流的语言障碍,促进交流质量提升。未来人工智能将迅速普及,我们很快将见证巨大的技术变革。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了重大战略投资,未来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将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们也非常期待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成果。

迪克森:举例而言,我们正在应用的其中一项新技术是Altmetrics,它可以清晰揭示出读者对文章的感兴趣程度,追踪读者是否在其他社交媒体上转发该文章。当前评价文章影响力的标准十分多样,其中引用率是主流评价标准之一,通过引用率可以看出一篇文章对研究者的影响力。另一指标是下载数量,但下载者是否阅读、是否同意文章观点通过现有技术还无法获悉。在泰勒内部,每周会整理本周社交媒体前十篇热点文章,分析热点趋势,尽管我们发现某篇文章成为热点往往是因为标题中若干词句恰好切合了大众的兴趣点。

赫瓦德-米尔斯:未来技术发展趋势将不仅关注点击量、转发量,而且能事先预测读者对某话题的态度。此类技术的发展将为出版商深入分析热点话题的产生原因提供更加丰富的信息。

资源共享推动学术进步

《中国社会科学报》:泰勒是如何推进学术资源公开和共享的?共享学术资源是否会影响文章的选用?

赫瓦德-米尔斯:由于学术共享的普及,研究者有时会将共享的商业模式与出版商画等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出版机构的学术声誉是其选稿标准、学术成果的综合体现,无论是编辑圆桌会议,还是编辑与作者之间的日常沟通都需要遵循行业规则。泰勒在选稿上一直秉持着较高的学术标准,无论是出版刊物,还是推动学术资源共享,乃至未来开拓其他商业模式,我们始终都以文章质量为准绳。坚守行业标准、出版原则与职业规范,就是对质量的保证。

迪克森:开放、共享学术资源并非出版行业的新概念。泰勒致力于通过信息共享、教育培训、为作者提供选择,推动学术共享平台的构建。此外,通过资源开放共享,增进参与方之间的对话,也至关重要。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出版机构的立场出发,您对希望在高水平学术平台上发表文章的作者有什么建议?

赫瓦德-米尔斯:我的建议是不忘初心,希望作者多思考发表文章的最初动力是什么、文章的最佳出版模式是什么。此外,可以与编委会进行对话,因为沟通有助于提升学术质量、增强互动性、扩大影响力。与编辑进行开放性对话、真实评估自身研究成果,并在提交文章前检查是否符合学术规范,这些都可以帮助研究者提高中稿率。当然,一篇好文章离不开研究者的辛勤努力,学术没有捷径可走。

迪克森:我对作者的建议是提高读者意识,多思考文章的目标读者群。你希望谁读到你的研究成果,是学界同行、行业实践者、政策制定者还是大众。作者要时刻记得,你是加入一场对话,需要切合主题、具有现实意义,同时语言生动。文章的传播力不仅受内容的影响,也受表达形式的影响。

中国学术影响力显著提升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怎么看待中国学术的发展?如何进一步增强中国在世界的学术影响力?

赫瓦德-米尔斯:近20年来,中国的学术产出总量快速增长,国际合作研究逐步深化。1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布数据称,2016年,来自中国的科学论文数量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科学论文年产量最多的国家,这彰显了中国的世界学术影响力。

迪克森:过去几年,中国学术文章的被引率同样快速增长。未来期待中国进一步加强国际学术合作。国际学术合作伙伴数量的增加意味着中国研究者的朋友圈进一步扩大,可以在国际范围内更高效地分享自身学术成果,提高学术影响力。此外,由于部分学术评价体系更加看重数量,如果评价机制由重数量向重质量转换,将进一步激励中国研究者为世界学术作出更大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报》:面对新技术的挑战,您认为传统出版机构应该如何与高新技术接轨?

赫瓦德-米尔斯:首先,面对新技术的快速发展,传统机构需要深刻理解技术变革。其次,推动交叉学科领域的研究。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与科学技术领域的结合将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当我们在探讨人工智能等高新科技时,仍需对许多社会问题作出深刻理解。在推进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转化为社会生产力方面,我认为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与泰勒将在这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最后,加强国际合作。例如,加强与技术应用较为成熟的国际出版机构合作,搭建圆桌会议等交流平台,增进国际学术互访,构建国际学术合作网络,互学互鉴,增强国际交流与合作。

迪克森:虽然期刊出版已有约340年的历史,线上出版也有20余年的经验,但我认为出版行业并没有充分利用好互联网技术。当前传统出版机构与高新技术融合的主要形式还只是将纸质版内容发布在网络上,除了媒介形式不同外,二者并无实质区别。因此,有必要探索视频、音频等新形式,加快利用数字科技推进学术资源共享,推进学术发展。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媛)